東 方 心 理 分 析 研 究 院
Oriental Academy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心之思,核心心理学原型思想的体现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6-24 14:00作者:申荷永

心之思,核心心理学原型思想的体现

The Thinking Heart

原创:申荷永

心之思

The Thinking Heart


汉字之“”,包含头与心之意象,自囟至心,如丝如贯;象形形声而会意;由心而发,容睿通神,正是核心心理学原型思想的体现。

《说文解字》解思为“容也。从心囟声。凡思之属皆从思。”朱骏声在其《说文通训定声》中注曰:(思)“从心从囟,会意。思者心神通于脑,故从囟。”

这是“思”之篆体:image001.png

囟者,匘(脑之古体,头髓)盖也,头会或首之会合处。心者,生之本神之变,总包万虑,天道本源。于是,心脑之思,寓意深远。

容字从宀从谷,寓意盛大包容,言心之所虑,无不包也如《中庸》所说:从容中道,圣人也。

思也被解为“䜭”jùn,䜭亦从谷,深之使通;如《书·洪范》之“思曰睿”。

于是,思之容盛大包容,思之䜭以其深通。亦如《易经》临卦之象:君子以教思无穷,容保民无疆。

《说文解字》段注引《尚书·洪范》之五事,阐释思之内涵:“貌曰恭,言曰従,视曰明,听曰聪,思曰睿。恭作肃,従作乂,明作哲,聪作谋,睿作圣。”

同时,《说文》中也将虑(谋思也)、念(常思也)、惟(凡思也)、怀(念思也)、想(冀思也)等心部汉字以思为经来阐释其内涵。

论语》中记载孔子所论“君子之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尽情发挥思之意象与意义。

汉字之思,发之于心。犹如庄子心斋的教诲。在其《人间世》中,庄子借用颜回与孔子的对话,表达了其心斋的思想:“颜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日: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于是,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谨从庄子教诲,我们也可以说,不要只是用眼睛去看,也要用心去看;不要只是用口去说,用心去说;不要只是用头去想,需要用心去想。

1924年,49岁的荣格访问美国,前往新墨西哥州的陶斯印第安村(Taos pueblos)。荣格与陶斯印第安村的酋长山湖Mountain Lake,奥奇维艾·比昂诺(Ochwiay Biano),美国新墨西哥州的一位印地安酋长,与荣格是朋友)是朋友。

荣格问山湖,为什么他会认为白人都是疯子?山湖回答说:“他们说他们是用头脑思考”

荣格说:“当然啦,那有什么问题吗?”同时带有惊奇地问山湖:“不然你用什么来思考呢?”

山湖回答说:“我们用这里”,用手拍了拍自己心的部位。

荣格说:“我顿时陷入沉思。这位印第安人击中我们的要害,揭示出我们全都视而不见的事实。我感到内心涌现一种无形的迷雾,一种不可名状却又倍加熟悉的感觉。” 这个故事被记录在荣格传记《回忆•梦•思考》中。

image002.jpg

荣格与山湖(奥奇维艾·比昂诺)


大家都知道罗丹的“思想者”,那么,这思想者是用什么来思想呢?

罗丹在完成这雕塑之后,在其“思想者”的底座上,刻了这样一段文字,他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自问自答:“我的思想者,是用什么来思想的呢?我的思想者,不是用他突出的前额来思想的,也不是用他的嘴巴,也不是用他顶住嘴巴的拳头……我的思想者,是用他的全身来思想的,用他全身的每一块肌肉来思想的……

很多年前,当我站在这雕像前,看到罗丹留下的话语,话语中包含的教诲,充满感激。我想,若罗丹先生同意,其中也包含了对核心心理学的启示,如荣格与山湖,这“思想者”也是用“心”来思想的。

image003.jpg

罗丹“思想者”


1989年,在我随高觉敷先生完成博士论文之后,启动“中国心理学的形成”访谈研究课题,两年多的时间,采访了23位资深的中国心理学家。

我对每一位采访的资深心理学家提问,为什么我们将西方的“Psychology”翻译为汉语的“心理学”?

大部分被采访者说,这是由于某种“误解”所致。在他们看来,古代中国人以为心理与心有关,但按照当代心理学的理论来说,大脑才是心理的中心。

那个时候的中国心理学,包括那些资深的心理学家,大都受巴甫洛夫有关大脑神经暂时联系学说的影响。当然我并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与解释。

在当时的采访日记中,我这样写道:“我并不相信心理或‘心理学’仅仅是大脑神经活动,当然也不认为是心脏作为器官的反应。心理学,就其作为心灵的本义而言,必然超越大脑与心脏,具有第三种水平的意义,一种超越与转化的意义。心的象征意义,比如中国文化中心的意象,将是探寻其答案的线索。

完成“中国心理学的形成”研究课题后,我获得这样的认识与理解:我们不能因为引入西方的“心理”(mind),便丢弃自己的本心(the Heart);惟有“脑”与“心”的整合,始能创造一种真正的心理学——一种拥有文化智慧的核心心理学。

汉字之思,以心为本,正如《说文解字》段注的发挥:“自脑至心如丝相贯不绝也……凡思之属皆从思。

如同许多汉字中所包含的哲理,当头与心合为一体的时候,而非对立或者偏执,那么,第三种水平之不可思议的功能便将涌现,我们称之为“中”或者“道”,荣格将其描述为“超越性功能”(transcendental function)。

注:荣格1916年曾写有一篇论文:“超越性功能”(transcendental function),梳理其面对无意识的方法与态度,包括后来被称之为“积极想象”的技术。其中的思想与奥秘,犹如“十六字心经”的体现,执其两端而用其中。


有这样一个古老的故事:很多人慕名来到大山深处,向一位隐居的大师请教学习。大师要求的条件,终日需以沉默作为修行的基本功。慕名而来的众多求教者在数月或1年2年后大都散去;只有一位年轻人,伴随大师有10年。

10年后的一天,大师开口,问他“你想要什么?”这位年轻人,10年未曾说话,此刻脱口而出:“想要智慧。

于是,大师沉静地说:“如果你能区分内容与容器,那么,你将获得所有的智慧。

据说,那一刻,这学生觉悟了。

若是以此故事来反思汉字之“思”,我们可以说,思之上面的头多为“内容”,而下面的心则属于“容器”。融会两者,可获智慧。


在我的理解中,真正的思,如孔子所教诲的“思无邪”之诚思,以及《文心雕龙》之“神思”,皆为由心而发,容睿深通,整合而超越。

如今,人们似乎已忘记思中之心的意义,包括当代心理学,当代中国的心理学。于是,心的丢失,或头与心的分裂,已形成当代人心理疾患的根源之一。

如孟子所言,学问之道无它,求其放心而已。

将失去的本心寻回,既是当代心理分析治愈的努力,以及核心心理学的专业实践,其中也包含了文化疗愈,治愈与转化的追求。

于是,1998年,组织第一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的时候,我们便用“思”之原型意象,设计为大会的徽标。此届大会的主题为:“分析与体验,东方与西方”

image004.jpg

第一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的徽标(1998)


记得当时在大会总结的时候,来自西方的几位荣格心理分析师,受汉字之思意象的启发,富有深情地感叹:“思”中的头,也可能代表了西方;而其中心,正是东方与中国。大家相聚于此,或许正是为了这头与心的包容,以及东方与西方的整合。

当面对来访者带来的困扰或者创伤时,荣格分析心理学最重要的治愈条件,本来也与容纳和容器有关;

正如汉字之思的原型意象表达:思之容以及思之䜭,思无邪之真诚,以及犹如积极想象的“神思”:“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

于是,心之思,由心而发,容睿通神;如张载《正蒙》之大心篇:大其心则能体天下之物;亦如虚怀若谷,汇聚于核心心理学之境界与智慧。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