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 方 心 理 分 析 研 究 院
Oriental Academy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易经》,积极想象,与荣格心理分析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2-07 14:32作者:申荷永来源:2013年台湾荣格心理分析国际研讨会

《易经》,积极想象,与荣格心理分析

——2013年台湾荣格心理分析国际研讨会


澳门基金会资助,澳门城市大学心理分析研究院)


申荷永


缘起

我们刚完成“卫礼贤与荣格,《易经》与心理分析”的圆桌会议(第六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暨“《易经》与心理分析圆桌研讨会”,2013年10月于青岛,就在卫礼贤的第二故乡青岛,难得有此机会,将有关主题与大家交流。

青岛会议的主要报告者,托马斯•科茨(Thomas Kirsch、默瑞·斯丹(Murray Stein)、贝蒂娜·威尔海姆(Bettina Wilhelm、约翰·毕比(John Beebe、克丽斯塔·鲁宾逊(Christa Robinson),以及刘大钧、张文智等,几乎都谈到了《易经》、“积极想象”以及“荣格心理分析”。

那么,我从哪里开始呢?

从卫礼贤与荣格有关的故事开始吧。

回溯到100多年前,在青岛,卫礼贤做了一个梦。


青岛卫礼贤故居.jpg


青岛卫礼贤故居

梦中,一位蓄着长胡须的长者来到他的住处。卫礼贤问他姓什么,他说姓“劳”;问他从哪里来,他说“来自崂山”;问他要做什么,他说要传其《易经》……

三日之后,一个秋天的早晨,一位与梦中一模一样的长者真的来到了卫礼贤住所的门前。卫礼贤问他姓什么,他说姓劳;问他从哪里来,他说来自崂山;问他来做什么,他说他正是被推荐的《易经》老师……


劳乃宣.jpg

劳乃宣

卫礼贤.jpg

卫礼贤

卫礼贤与劳乃宣的梦中相会,是荣格最喜欢讲述的故事之一。

在荣格看来,卫礼贤翻译《易经》的成就与贡献,完全可以和法国学者杜伯龙Anquetil du Perron)把印度《奥义书》引入欧洲相比拟。当然,《易经》在西方的影响更为持久而深远。在荣格看来,似乎同样是被欧洲的精神或灵魂所选择,卫礼贤给西方带来了中国的《易经》,带来了来自东方的新的希望。

劳乃宣传《易经》给卫礼贤,不仅仅是单纯的学术交流与翻译,而是要为中国文化留下火种,那是中国即将经历巨变的时刻,是命运使然。完成了他的任务和使命后,劳乃宣先生便过世了。

经由卫礼贤,荣格得以领悟《易经》的奥秘,并将其在心理分析的水平上予以发挥,在整个西方影响深远,形成了荣格分析心理学的《易经》传统。

分析心理学的“阿基米德点”

1994年,时任国际分析心理学会主席的托马斯·科茨和荣誉秘书长默瑞•斯丹及其夫人等一起访问中国,开启了分析心理学在中国的正式发展。托马斯•科茨在其报告中说:“对荣格一生影响最大的,不是弗洛伊德和尤金•布洛伊尔,而是卫礼贤。”(1994)(托马斯·科茨1994年代表国际分析心理学会对中国的正式访问时的主题演讲,主题是“荣格与道”)。托马斯•科茨还曾说过:“《易经》与心理分析的关系,决定了荣格学派与弗洛伊德学派的最大区别。”(2007托马斯·科茨2007年受邀在复旦大学做有关“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的演讲)。



托马斯•科茨在复旦大学演讲(2007).jpg

托马斯•科茨在复旦大学演讲(2007)

荣格将其与卫礼贤的相遇相知,同样视为命中注定的缘分。他认为,卫礼贤为西方带去了中国文化的基因,足以从根本上改变其世界观的中国文化基因。对荣格来说,这也正是其分析心理学的“阿基米德点”。

荣格说:“任何一个像我这样,生而有幸能够与卫礼贤、与《易经》的预见性力量,做直接精神交流的人,都不能够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在这里我们已经触及到了一个‘阿基米德点’,而这一‘阿基米德点’,足以动摇我们西方对于心理态度的基础(荣格与卫礼贤合著的《金花的秘密》;Jung and R. Wilhelm. The Secret of the Golden Flower: A ChineseBook of Life. Causeway Books. New   York: 1975, P. 90.


在《金花的秘密》中,我们可以读到荣格这样的话语:“《易经》中包含着中国文化的精神与心灵,包容着几千年来中国伟大智者们的共同倾注,历久而弥新,至今仍然对理解它的人,展现着无穷的意义和无限的启迪。”这是荣格对于《易经》的理解,以及对于《易经》之情感的表达。

同样是在《金花的秘密》中,荣格说:“为了获得自由的(心性)发展,他们是如何做的呢?我在这《金花的秘密》中所能看到的,便是‘无为’,无为而为,顺其自然,让事物自发呈现;这正是吕祖在我们《金花的秘密》中的教诲……让事物自发呈现的艺术,为无为的态度,‘吾丧我’的状态……成为我打开治愈之道的一把钥匙。我们必须能够让内心深处的事物自发呈现。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种尚不为人所知的艺术。”

对我来说,这正是荣格积极想象的关键。

1993,我在美国南伊利诺爱德华镇(SouthernIllinois, Edwardsville)的森林中,有过数月的独处和自我分析,那正是我从荣格和卫礼贤那里学到真实的“积极想象”体验的过程。当时伴我左右的便是这《金花的秘密》。随后我来到洛杉矶荣格学院,接下来便是与托马斯•科茨和默瑞·斯丹相遇,随后有了分析心理学在中国大陆、在香港以及后来在台湾和澳门的发展。

有关这段时期积极想象的真实体验,后来我将其整理在《洗心岛之梦:自性化与感应心法》一书中(台湾出版时用了《梦是心灵的使者》这一书名)。其中的主要内容,也正是我“《易经》与积极想象,以及心理分析的实践”的体现。因为“洗心岛”——我为自己在山里居住的地方所取的名字——便取自《易经》“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书中的四个大梦,便是我的积极想象与心理分析的心路历程。

芭芭拉·汉娜(Barbara Hannah曾在其《灵性接触:荣格发展的积极想象》(Encounters with the Soul:Active Imagination as Developed by C.G. Jung)中这样来描述她对“积极想象”的感受和理解:“在他去世前的那个圣诞节,荣格参加了分析心理学俱乐部的晚宴,他向我们重申:‘不讲述求雨者的故事,就不要办积极想象的讲座。’当时屋子里所有的人都早已熟知这求雨者的故事,但是,当荣格再次强调之后,整个晚宴的气氛即刻发生了变化。我感受到,以前从未有这样的感觉,荣格为什么总是要我重复求雨者的故事。”

芭芭拉·汉娜接着说:“如果积极想象似乎是一种你能够使用的方法,如果你能相当肯定,你从事积极想象的真正动机是为了获得对自己更多的认识,以及认识人类的未知部分,那么,首先要做的,便是要充分认识这个故事,在使用荣格的积极想象时遵从中国求雨者的原则。”

芭芭拉·汉娜说:“积极想象的最高发挥,就像这求雨者,使我们自己与道保持和谐。”

我们都知道,求雨者的故事是卫礼贤传给荣格的,但这个故事有很多版本,即使是贝蒂娜·威尔海姆也尚未找到它最原始的出处。根据荣格告诉其学生们的说法,这不仅是一个故事,而是卫礼贤的亲身经历,就发生在他所生活过的青岛。

1999年,我去爱诺思(Eranos)访问鲁道夫·利策玛(Rudolf Ritsema鲁道夫·利策玛(RudolfRitsema)(1918103日-200658日)曾任爱诺思基金会的主席超过30年,并担任《爱诺思年鉴》的编辑(从1972年第38卷开始)。利策玛与意大利物理学者和精神思考者山特娜·奥古斯都·萨巴蒂尼一道,将《易经》根据中文原著第一次翻译为意大利文版本到了艾斯考纳(LocanoAscona)的爱诺思(Eranos)(爱诺思(Eranos),东西方文化基金会及圆桌会议,奥尔加弗罗贝-卡普泰因夫人(Olga Froebe-Kapteyn)与荣格等人在1933年创建,每年一度邀请东西方著名学者聚会研讨,出版《爱诺思年鉴》之后,利策玛立即告诉我一件事:他知道荣格所叙述的求雨者的故事来自卫礼贤,但却一直找不到它在卫礼贤著作中的出处。大概他正想引用这故事写些什么,几卷本的卫礼贤著作一直放在他的案头。就在我抵达的那一刻,他仍然在翻阅卫礼贤的著作;得知我到了,便出来和我打招呼,起身时随手把一封信笺插到正在翻阅的卫礼贤选集中……而这一页,恰恰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求雨者”故事的出处。

于是,他兴奋地捧著书对我说,这便是“共时性”共时性(synchronicity),荣格从《易经》中发现与提炼的分析心理学原理,一个中国人来到爱诺思,偶然中也帮他找到了来自中国的“求雨者”的故事。

申荷永与鲁道夫·利策玛在爱诺思.jpg

申荷永与鲁道夫·利策玛在爱诺思

我当时是为了“金花的秘密”去的爱诺思,默瑞·斯丹交给我一项任务,要我比较卫礼贤的翻译和克莱里(Thomas F. Cleary的新译本;而鲁道夫·利策玛为我安排的住处,也是荣格曾经住过的房间;进门后所看到的,正是吕洞宾的画像——一种不可思议的“共时性”(荣格与卫礼贤合著的《金花的秘密》,主要内容是中国道家内丹秘籍《太乙金华密旨》(和《慧命经》)的翻译,以及卫礼贤的介绍,与荣格所撰写的心理学评论。《太乙金华密旨》是借吕洞宾之名而传道,荣格也认为《太乙金华密旨》反映的是吕洞宾的思想

不期而遇,不谋而合。积极想象,能将心理分析的意义融入生活。

荣格《红书》荣格《红书》,2009年正式出版,主要内容是荣格撰写了16年的私人日记,图文并茂,其中所包含的正是其真实的“积极想象”心路历程的记录的最后,似乎是未完成的“跋”,写于1959年。在仅仅十余行文字中,荣格特别提到卫礼贤,提到他们所合作的《金花的秘密》……荣格的《红书》,荣格的积极想象,都隐含着“求雨者”的身影。

积极想象的奥秘,尽在其中。

无心之感

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几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几也,故能成天下之务。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子曰:「易有圣人之道四焉」者,此之谓也。那么,我用《易经》的几个卦象,来试着描述一下其中的“积极想象”,以及其与心理分析的意义。

1998年,第一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我们遇到了咸卦,那是我们心理分析发展的基础,由“咸”及“恒”。

第一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开幕式(1998).jpg

第一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开幕式(1998

左起:申荷永、莱朗·冯登·戴尔(Lelandvan den Daele)、戴维·罗森(David Rosen), 约翰·毕比、王国健(华南师范大学校长)、许尚侠(广东省心理学会会长)



咸者感也;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观其所感,则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易经·咸卦》

咸卦前四爻之意象——初六咸其拇;六二咸其腓;九三之咸其股;以及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竟然不可思议地在会议期间逐一呈现,绝妙的具象呈现(embodiment),分别应在我本人、约翰·毕比、易经学者傅剑平教授和在场其他与会者身上。

刘大钧老师闻知,写了长信给我,讨论咸卦“九五”之“感”,九五:咸其脢,无悔;及“中孚”之“应”,中孚以利贞,乃应乎天也,启发我易之“无思无为”“无心之感”的妙用。

咸卦下艮上兑,山上有泽之象;以虚继实,反之为损(咸之反为损);因损而见益(损益);损己以益天下;虚以受人,虚心以容物。也如庄子所言,“惟道集虚”;虚则灵,故有感通之妙用。实乃超越性功能(transcendental function)(超越性功能(transcendental function),荣格曾在其“超越性功能”论著中(1916/1957),对“积极想象”作重要的阐述,对于荣格来说,积极想象,便是一种超越性功能的显现……

多年后,我与约翰·毕比一起在美国旧金山做《易经》讲座,也体验了咸卦之“上六”(上六,咸其辅颊舌),知至(艮止)而返,由咸及恒,由损至益,有为与无为,体验了生动的心灵的真实性(the reality of the psyche),以及《易经》、积极想象与心理分析的真实意义。

卦及其意义,15年依然相随,一直到今天,其意象及意义实际上已经融入了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的发展,融入了我们的生活。

心灵的真实性,心灵的自主性,以及荣格所说的超越性功能,是我所理解的积极想象,以及我的心理分析实践的关键。

观感化物

2002年,第二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我们遇到的是《易经》的观卦(20)。

“观”卦下坤上巽,有“风行地上”之象,明察幽隐之意。《周易》之《彖》曰:“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盥而不荐,有孚颙若’,下观而化也。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第二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开幕式(2002).jpg

第二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开幕式(2002

左起:乔·凯布雷(Joe Cambray,IAAP主席)、鲁格·肇嘉(LuigiZoja,IAAP主席)、颜泽贤(华南师范大学校长)、默瑞·斯丹(MurrayStein,IAAP主席)、许曼菲(翻译)、申荷永

在汉语中,一个“观”()字,包含着丰富的心象,深远的寓意。《春秋·谷梁传》曰:“常事曰视,非常曰观。”可见“观”中有不同凡响之处。《易经·贲》曰:“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伏羲氏观河图洛书而画卦。老子曰:“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孔子逢水必观,《心经》开篇亦用了一个“观”字——“观自在菩萨”,已是将“观”中无有妙象尽情托出。从“观我生”到“观其生”,我们已是从中获得“观感化物”的启示。

得心应手,得之於心应之於手;得者德也,德充於内而符应於外;以及咸亨中孚之感,观感化物,早已蕴含了我们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的基本原则。

五.治愈与转化

2006年,第三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伦理与智慧,东方与西方”,在洗心岛畔召开。

第三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开幕式(2006).jpg

第三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开幕式(2006

左起:约瑟夫·凯布雷、约翰·毕比(John Beebe,美国旧金山荣格学院院长)、陈兵(四川大学教授、佛教学者)、王国健(华南师范大学校长)、克利斯汀·盖拉德(Christian Gaillard,IAAP主席)、刘鸣(华南师范大学校长)、默瑞·斯丹、茹思·安曼(Ruth Ammann,ISST主席)、申荷永


在大会之前,我与默瑞·斯丹、约翰·毕比和乔·凯布雷等,到青岛访问了卫礼贤故居,然后来到崂山太清宫,围坐在一棵千年古树下,讨论分析心理学在中国的发展。大家以“心理分析在中国的发展,以及发展中可能的涌现”起卦,得“鼎”,鼎之九三爻变为“未济”。


134.jpg


国际分析心理学会主要负责人及诸位资深心理分析师,在崂山太清宫逢仙桥边上1200年的“龙头榆”下,求问“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的愿景,得《易》之“鼎”和“未济”(2006

当荣格要为卫礼贤翻译的《易经》撰写前言时,他曾犹豫再三最终求问《易经》,也是遇到这鼎卦(九二和九三变为晋,火地晋),于是欣然撰写了长篇引介。荣格态度的转变得之于鼎中之“精神的滋养”:大亨以养圣贤。

鼎之卦象巽下而离上,含转换之意,犹如钻燧取火,以化腥臊,心理分析的治疗与治愈又何尝不是如此。

荣格在为《易经》撰写序言时,讲过其对鼎卦的理解之后说:“我很感激卫礼贤之于《易经》如此复杂问题的启示,尤其是对于《易经》之应用的启示。我对于《易经》之应用技术已有30余年的兴趣,对我来说,《易经》作为一种探索无意识的方法,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作为心理分析师的荣格,从《易经》中发现了他寻觅已久的“哲人石”,可发挥其“点石成金”的转化作用。

未济,离上而坎下,水火同在,柔而得中,君子之光,其晖吉也。程子曰,君子积充而光盛,至于有晖,善之至也。这也正是对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之未来发展的响应。

乾坤之用,尤其是其心理分析的作用,合见于离坎,体现为既济与未济。洗心革面,脱胎换骨;治疗与治愈,治愈与转化,其深意也在于此。

天地有好生之德,未济有生生之义。“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易经·文言》)这便是《易经》中所包含的积极想象,以及心理分析的深刻寓意。

当然,这“积极想象”不仅是个体水平的技术,也具有文化水平的内涵。从咸至观,至鼎与未济,我将《易经》中的意象,化作心理分析实践的原则:得心应手,观感化物我试着用英文“Getting from the Heart, and with HandsResponding, Contemplation with the heart-felt influence for the Healing andTransformation”,来表达我们中文的“得心应手,观感化物”其中也包含了我所理解的积极想象,心灵的真实性与心灵的自主性。


孔伯镜先生书法.jpg

孔伯镜先生书法

2013年10月14日,我们重访崂山太清宫,默瑞·斯丹与荣格《红书》话剧组,包括荣格的扮演者保罗·布卢舍(Paul Brutsche)、荣格灵魂的扮演者黛瑞安·皮克特DarianePictet)、荣格内在智慧原型(伊利亚、伊赛都拔、斐乐蒙)的扮演者约翰·黑尔(John Hill),以及爱诺思前任主席、《易经》学者克丽斯塔·鲁宾逊等,大家再次相聚在逢仙桥边千年的龙头榆下,不由自主将双手放在7年前获得“鼎”与“未济”的石台上,感受其中不可思议的意象与意义……

134.jpg

坐在我身边的保罗·布卢舍,开始用荣格的声音说话:“我终于来到了中国,在这里我找到了我的灵魂,这里也是我所寻找的另一个波林根……”保罗·布卢舍犹如荣格的化身,或荣格透过保罗·布卢舍,对于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给予了充满诗意的赞美,描绘了美好的未来愿景。

就在那一刻,逢仙桥边那株千年的古树,崂山的龙头榆,也有所表达:风声乍起,飘下天雨般的落叶……,犹如共鸣,真实的感应……我们在座一行也都听到了这犹如天籁之音的述说,真的是不可思议。

或许,这便是积极想象,这便是《易经》与心理分析。


1345.jpg


20131014日,重访崂山,在逢仙桥边的龙头榆下感受《易经》的智慧、积极想象的力量,获得心灵真实性体验的一刻。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