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 方 心 理 分 析 研 究 院
Oriental Academy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人物专访 | 申荷永:创建中国文化与心理学深度融合新体系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2-06 14:43

【人物专访】申荷永:创建中国文化与心理学深度融合新体系

申荷永教授

作为西方深度心理学的代表,全球3000多名荣格心理分析师大多都熟习《易经》与中国传统文化;荣格分析心理学会前主席、资深荣格心理分析师莫瑞·斯丹,想要解读中国的《禅宗十牛图》;而中国的易学大家、中央文史馆馆员、山东大学教授刘大钧则对荣格分析心理学推崇备至,更称荣格为“中国大儒转世”......


是怎样的机缘,让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深度心理学产生了如许共鸣?

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分析心理学会(CSAP)主席、中国首位荣格心理分析师、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院长申荷永。


童年逆境,潜藏中西结合之兆

上个世纪60年代,申荷永大约六七岁的时候,父母因时势离家,家被抄了一遍又一遍。这个尚还稚嫩的男孩,眼见有人在自己面前挨打,有人在街头死去,原本幸福的童年和安稳的生活,就像屋檐下的燕子窝,一夜之间被捣毁了,于是不由得一遍又一遍地想到了死亡。

申荷永回忆说,当时全家离开了原本宽大的住宅,搬到了干校,一个巨大的锅台成了他的床,白天有人在这里煮饭,晚上他就在锅台上睡觉,六七岁的孩子对眼前一切都想不明白,成日窝在锅台前发呆。有一次,他奶奶走过来,蹲下身来,问“是不是又想到死了?”“是不是很难受?” “这种感受形容一下?” 孩子内心被死亡的焦虑所煎熬,却无法用语言表达。这时候奶奶又问“是不是像猫在抓心一样?”申荷永说,奶奶这一问救了他。他从小养猫,听奶奶这么一说,立即有一只猫的意象冒出来;尽管还只是孩童,他却能够好好与猫相处,可以将相似猫之挠心的意象转化为支持性的力量。

申荷永解释说,从荣格心理学的角度看,奶奶当年的行为,即是为他的情绪命名,并赋予了意象,当情绪变成了具体的意象,就可以做工作了,这就是荣格心理学的重要工作方法——积极想象。与此同时,他认为奶奶的处理手法也是典型中国式的,契合道家的“无为”、佛家的“明心见性”——奶奶并没有劝导孩子“不要着急,要看开点……”一类的话,而是放低身段,尽心陪伴,默默引导孩子内在的资源,用生动的意象,转化难以承受的抑郁情绪。

在申荷永看来,儿时这偶然的片断,正阐释了荣格心理学与中国文化之间的联系,“荣格分析心理学有着一颗中国文化之心”。

1993年,申荷永赴美国求学,2003年完成IAAP(国际分析心理学会)和ISST(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的所有专业要求与考核,成为国内首位获得这两种国际资质的华人心理分析师。


身为一个“受伤的治愈者”,自1993年至今,20余年的时间,申荷永始终专注于一件事,那就是:在中国文化的基础上,整合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与分析心理学(Analytical Psychology),以及“沙盘游戏治疗”和“梦的工作”(意象体现与梦之孵化),为自己,也为国人寻求疗愈心药,把童年逆境中的那颗种子,培育成茁壮成长的大树。

申荷永造访希腊医神殿

20年耕耘,

营造并守护“中国荣格心理学的摇篮”

1993年,申荷永第一次赴美国求学,其后这20余年,既是申荷永成就“受伤的疗愈者”的个人成长之路,也是分析心理学在中国播种、发育、成长的二十几年,更是核心心理学在中国的文化土壤里,汲取西方深度心理学的营养而发芽、生长的创造性过程。

1998年,由申荷永主导,成立了“广东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20年来,作为IAAP和ISST在中国发展的组织机构,该研究院已成为荣格分析心理学和沙盘游戏治疗在中国的“摇篮”。


与此同时,申荷永及其团队还先后在华南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和澳门城市大学,建立了“心理分析研究所”和“心理分析研究院”,从事心理分析方向的硕、博士培养工作。

而最受人关注、最具“申门”特色的,当属申荷永精心设计的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五年课程。该课程秉持国际培养专业心理分析师和沙盘游戏师的体系精神,“慢”而“严苛”是其特色之一。

   

作为深度治疗技术的沙盘游戏,既能让来访者开心愉快,也可能引发情结导致伤害;沙盘游戏中所包含的丰富意象,既具有治疗与整合的作用,也可能会强化幻觉导致分裂。结果如何,很大程度取决于咨询师的专业态度和深厚功力。”申荷永如是说。同时,课程还具有自身的独特之处:有强大的中国文化作支撑,始终以中国文化为基础。


2014级心理分析专业毕业典礼


亲创国际论坛,享誉东方“爱诺思”

1998年,由申荷永主导,研究院承担主要组织工作的第一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在广州举办,荣格心理学在中国正式落地生根。

截止目前,已连续举办了八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第九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已在筹备中。数任IAAP和ISST主席都已明确表示,在中国连续举办的“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1998-2018),不仅有力推动了荣格分析心理学暨沙盘游戏治疗在中国的发展,而且已为分析心理学暨沙盘游戏治疗的世界发展,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做出了重要贡献。


第八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开幕式

设立70余所心灵花园,足迹遍及全国

说起心理分析在中国的实践,不能不提及心灵花园。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地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也召唤了众多心理志愿者前往救助。可惜的是,心理志愿者队伍专业素质参差不齐,不适宜的干预非但不起效,反而会造成二次伤害,以至于受灾最严重的北川中学一度拒绝心理志愿者进入。

申荷永回忆称,那天是2008年5月19日,他和同为荣格心理分析师的夫人高岚带队,从汉旺来到北川中学,看见有一位心理咨询师正与一名初一的学生谈话。学生趴在地铺上,心理咨询师高高地站在那里,叫孩子给在天堂的妈妈写封信。孩子一边流泪一边给妈妈写信,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位咨询师竟然撕下孩子写在作业本上给妈妈的信,扬长而去,留下伤口被撕裂、在悲伤中不知所措的孩子。

见状,“高岚跪下身去,含着泪水,接近这名悲伤的孩子。高岚看到孩子受伤的手臂,已有感染的痕迹,便让雷达拿来我们随身带的药箱,取出碘酒为他擦洗……高岚轻轻问孩子:‘疼吗?’孩子说‘不疼,妈妈若是被救出来,会更疼……’过了好一会儿,有几个孩子慢慢地围了过来。高岚与这几个孩子一起,又相处了一段时间。孩子们都有相同的经历,眼中也都充满了泪水。当高岚结束工作的时候,我们看到,这几个孩子开始一起做游戏了。”

当即,申荷永带领志愿者团队在北川中学驻扎,并以此为基础,逐步在震区建立了7个“心灵花园工作站”,其中在北川中学工作时间最久(2008-2015),是奔赴震区最早、坚持工作最持久、工作最富成效的专业志愿者团队。


在建立四川震区工作站之后,申荷永、高岚教授及其团队,又在全国范围孤儿院建立了80余所“心灵花园工作站”,为孤儿带去治愈性的帮助,并在实践中发展了中国的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治疗,产生了重要的国际影响。

心灵花园为震区孩子服务(中:申荷永)

发展核心心理学,为心理学寻“心”

在当下的心理学著作及资料中,好像不容易找到对核心心理学的论述,为了生动的解释核心心理学,申荷永说了一些相关的经历:

我正式步入心理学之门,随高觉敷先生治学时,就萌生核心心理学之核心的念头。1993年在美国做了一个梦,梦中“头与心”的对话,犹如核心心理学之核心的播种。1996年6月,我接受富布莱特学者奖励,前往美国讲授中国文化心理学。


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的一次演讲,一位美国学者站起来提问:“你们中国有心理学吗?我们大家都知道,心理学是由德国的冯特所建立的。这也就是我们的心理学。那么你们的心理学与我们的心理学还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当时回答说:“作为由冯特所创立的西方心理学的发展,包括当代的认知心理学,可称之为一种“头”或“脑”的心理学;而我们中国文化的心理学,则是关于“心”的心理学—Psychology of the Heart。 ”这位提问者,名叫GordonBecker,是在美国第一位开设“东方心理学”课程的教授。在这之后,我们成了朋友,我很感激他当年的提问,那个提问启发了我,也促成了核心心理学的萌芽。

申荷永还表示,他一向认为,文化是所有心理学研究的重要背景,是所有临床心理学的重要基础。当面对深度心理治疗的问题,面对各种症状背后的原因,面对无意识水平的存在时,最为重要的,不是什么心理学理论或方法,而是我们自己的文化基础。

他接着说道:“在中国文化的基础上,发展一种有效的心理分析理论,包括方法与技术,是我们的期望与努力。这种心理分析不仅可以运用在个体临床的水平,起到基本的心理治疗的作用;而且能够帮助人们心理的发展与创造,增进心理健康,发挥其心理教育的意义;同时,心理分析还可以在认识自我与领悟人生意义的水平上,获得自性化体验与天人合一的感受。以中国文化为基础的心理分析,致力于心性真实性意义的追求与实践,致力于探索与呈现心灵所能达到的境界。


而介绍核心心理学的著述,也已在酝酿之中,不久的将来,相信,此著作必能为心理学界带来一阵撩人心扉的“中国风”。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