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 方 心 理 分 析 研 究 院
Oriental Academy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在沙盘游戏治疗中,主要的治愈因素是什么?

发表时间:2020-06-29 15:07作者:申荷永、高岚

在沙盘游戏治疗中,主要的治愈因素是什么?

原创:申荷永、高岚

人们对于沙盘游戏疗法的理解甚至是表述一向颇有差异,看似并不容易对这一治疗体系做一个严格的定义。这也曾是2003年美国西雅图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大会上的一个重要议题。

此后经过2年多的讨论和酝酿,在2005年意大利罗马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大会上,大家一致通过了以下对沙盘游戏疗法的表述:

沙盘游戏治疗是一种以荣格心理学原理为基础,由多拉·卡尔夫发展创立的心理治疗方法。沙盘游戏是运用意象(积极想象)进行治疗的创造形式,“一种对身心生命能量的集中提炼”(荣格)。其特点,是在医患关系和沙盘的“自由与保护的空间”(卡尔夫)中,把沙子、水沙具运用于意象的创建。沙盘中所表现的系列沙盘意象,营造出沙盘游戏者心灵深处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持续性对话,以及由此而激发的治愈过程和人格(及心灵与自性的)发展。

       以上的中文表述,既是对“沙盘游戏治疗”定义的翻译,也包含了我们自己的特殊理解。比如,强调沙盘游戏治疗的荣格分析心理学基础,意象及积极想象在沙游疗法中的重要作用,以及将沙盘游戏作为创造疗法等,都是我们与茹思·安曼(Ruth Ammann,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前任主席)多次通信讨论沙游疗法定义时所特别关注的。

我们也参加了2003年西雅图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大会的讨论,以及2005年罗马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大会的表决。以上定义中括号内的文字和注解是我们特意加上的。

此外,其中作为沙游疗法基础的“荣格心理学”、意象和积极想象、身心生命能量、自由与保护的空间、意识和无意识、治疗与治愈,以及心灵与自性,同时也包括沙子、水和沙盘与沙具等,都是需要我们进一步思考与理解的重要内容。

作者在苏黎世/旧金山荣格学院(2000/2002年)

在我们的理解中,西方的心理治疗强调的是“治疗”(Therapy),注重的是“症状”;而以中国文化为基础的分析性心理治疗,包括沙盘游戏疗法,关注的是“心灵”(Psyche),强调的是“治愈”(Healing)。

卡尔夫将其沙盘游戏疗法的奠基性著作,取名为《沙盘游戏:治愈心灵的途径》(Sandplay: A Psychotherapeutic Approach to the Psyche),其中已是包含了理解沙盘游戏疗法的关键所在。

图源:网络

       在广州北郊龙洞凤凰山的幽深处,有宁静怡人的天麓湖。天麓湖汇聚自然山泉,随心所欲形成了一个自然的湖心岛,那是华人心理分析联合会和广东东方心理分析研究中心所在地的洗心岛。

天麓湖洗心岛

“洗心岛”之名源自《易经》。我们当初与友人来到此处,但见氤氲交融之山泽气象,竹林环绕的松莲意境,于是撰写了这样一幅对联:“洁静精微以洗心,退藏于密以咸脢”。

《易经·系辞》中称易之能说诸心,能研诸侯之虑。《易经·说卦传》释坎时说,坎为水,为隐伏……其与人也为加忧,为心病……

那么,在我们看来,这流传千古之《易》,本身便包含了医治心病治愈心灵之“心药”,包含着人性所能达到的心灵境界。

第三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期间,大家在洗心岛的合照(2006

左起:Katica Pasic、申荷永、Linda CambrayJoe CambrayIAAP秘书长)、Murray Stein(默瑞·斯丹,IAAP主席)、Josip Pasic

国际分析心理学会和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的数任主席,以及诸多资深的心理分析师和沙盘游戏治疗师,都曾前来洗心岛传授经验,交流心得,共同探索心灵治愈的途径。

IAAP/ISST广州洗心岛高峰会议(2006

会议确定了分析心理学与沙盘游戏治疗在中国合作发展,共同组成IAAP/ISST中国发展机构,由广东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负责执行

       当被问及如何做好心理分析和沙盘游戏治疗,在心理分析和沙盘游戏治疗的过程中,主要的治愈因素是什么的时候,时任国际分析心理学会主席的默瑞·斯丹(Murray Stein回答说,“治愈的因素源于一种德性的力量,正如求雨者的故事所寓意的一样。”

默瑞·斯丹接着说,身在洗心岛,更能让人感受那本来源自中国的求雨者故事的意境和神奇。在这求雨者的故事中,包含着荣格积极想象技术的秘密,也包含着心理分析所追求的自性化的要义。

       我们也曾向Thomas KirschJean Kirsch请教心理分析和沙盘游戏的治愈因素。Thomas Kirsch的回答是:“治愈的力量源于原型……你不是说‘荣格说汉字是可读的原型吗’?其中也就包含了治愈的道理。”

       Thomas KirschIAAP的前任主席,曾有机会与荣格做个人的心理分析,他也曾与乔·汉德森(1904-2007)保持了40余年的心理分析关系,为心理分析史上留下了充满传奇的篇章。

对于他的回答我们心领神会,这也正如孟子的主张:“吾知言,吾善养浩然之气……”,这也正是洗心岛自然气息中的蕴含。

左起:Thomas KirschIAAP前任主席)、高岚、Jean Kirsch(与卡尔夫一起工作的资深沙盘游戏治疗师)、申荷永

       Thomas KirschJean Kirsch都是卡尔夫的好朋友,Jean Kirsch曾与卡尔夫一起做沙盘,并且发展了沙盘游戏治疗的技术和理论。她对于治愈因素的回答是“爱”,她自信而坚定地说:“爱能治愈”

       或许,这也正是告诉我们,如何才能够营造出沙盘游戏治疗的“自由与保护的空间”。我们汉字“爱(愛)”的意象,其中至少包含了这样五种要素:诚信或信孚,保护或陪伴、滋养与守护、友谊和支持以及正心和真诚。

于是,这也便是对Jean Kirsch所强调的“爱能治愈”的自然注解。

       正是Thomas Kirsch的母亲Hilde Kirsch把卡尔夫的沙盘游戏治疗奠基著作翻译成了英文,并且突出表达了其对于沙盘游戏作为心灵镜子的理解。而Thomas Kirsch在撰写其经典著作《荣格心理分析史》的时候,也特意将沙盘游戏治疗作为其中的一章。

       ·布莱德温(Kay Bradway是我们的沙盘游戏老师,当我们问她有关沙盘游戏治疗的治愈因素的时候,凯·布莱德温回答说:“共情,一种包含了移情和反移情的共同移情……

           申荷永与其沙盘游戏老师Kay BradwayISST主要奠基者)和Lauren Cunningham(国际沙盘游戏治疗杂志创办主编)

       1907年,荣格从苏黎世前往维也纳与弗洛伊德第一次会面,二人一口气畅谈了13个小时。

其间,弗洛伊德问荣格,你怎样看待移情?荣格回答说,我们的心理分析至始至终都必然涉及移情,这是其中的关键所在。

听到荣格的回答,弗洛伊德感叹不已,深情地表示,你已经把握了精神分析的精髓。

       我们把凯·布莱德温老师的“共情”既理解为包含了移情和反移情的共同移情,也将其融会于曾被翻译为“神入”的Empathy。这也正是我们从老师的言传身教中所领会的内容。

       ISST主席茹思·安曼(Ruth Ammann多次在洗心岛进行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专业培训,当被问及沙盘游戏治愈因素的时候,她的回答是“共鸣”

茹思·安曼认为,我们沙盘游戏过程中的许多元素,如声音、色彩,我们的沙具和工作气氛,以及大自然和工作环境中的许多内容,都与“共鸣”有关。

Ruth Ammann、张敏                     Ruth Ammann在做现场指导

俄耳普斯(Drpheus)用其音乐挪动石头,便是他能将其自己内心的振动传达给了石头的“心”。去移动来访者内心深处的石头,感动人类的心灵,正是我们沙盘游戏治疗的奇迹所在。

       

       哈里特·弗里德曼(Harriet Friedman)和瑞·米切尔(Rie Mitchell多次前来洗心岛进行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专业培训。她们是经典著作《沙盘游戏: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作者,两人合作默契,教学培训充满智慧。

           Harriet Friedman(美国沙盘游戏治疗学会主席)和Rie MitchellISST副主席)多次前来洗心岛进行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专业培训

       曾有学生问Harriet Friedman,沙盘游戏对她本人意味着什么。Harriet回答,“对我来说,沙盘游戏为我打开了通往无意识的窗口。”由此,便可着手建立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的桥梁,也便是建立通往治愈的途径。

       Rie Mitchell将沙盘游戏的治愈元素比喻为炼金术:从原始物质中发现金子的过程。这也正是我们常说的沙盘游戏之“沙里淘金”的过程。

一粒沙一世界,其中所充满的正是那种炼金术所称之的原始物质。得之于心应之于手,沙盘中亦有披沙见金的效应,那便是来访者心性的呈现和心灵治愈的收获。

       2002年起,IAAP前任主席鲁伊基·肇嘉(Luigi ZojaISST(前任)秘书长伊娃·帕蒂斯(Eva Pattis每年都前来洗心岛进行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专业培训。我们也曾前往罗马和米兰对他们几度拜访。

左起:申荷永、Luigi ZojaEva Pattis、高岚

当讨论起心理分析和沙盘游戏的治愈因素时,Luigi Zoja说:“我认为,最重要的因素是自性化……”对此Eva Pattis也表示赞同。治愈是个体发展的需要,是每个来访者内心深处的需要,也正是我们沙盘游戏治愈的基本考虑。

       同样的问题,我们也问过许多资深的心理分析师和沙盘游戏治疗师,包括John BeebeAdolf Guggenbuhl-CraigRobert Bosnak,我们的心理分析师Mario JacobyLouis Vuksinick,以及日本箱庭疗法学者河合隼雄、樋口和彦和山中康裕……

看似遗憾,我们所得到的答案总是不同的。但也正是我们的幸运所在,心灵的治愈需要心灵的探索,需要我们每个人持续不断的努力。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