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 方 心 理 分 析 研 究 院
Oriental Academy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失去的女性

发表时间:2020-02-07 10:56作者:申荷永来源:“洗心岛_”博客

2015.11国际分析心理学会组织的第二届「心理分析与社会实践」大会,在意大利罗马召开。来自世界各地数百位心理分析师与关注心理学与社会实践的学者与会。大会招待会在罗马威尼斯广场的后山上举行。这里是台伯河沿岸最古老的定居点之一,登高望远,数千年罗马史尽收眼底;傍晚时分,万鸟飞还,蔚为壮观。



大会在意大利罗马大学举行,我以“失去的女性”做了大会首场主题报告The Missing Women, The Impact on the Soul and on Relationships of Chinas One Child Policy今日中国男性比女性多出36百万。我不是问“多”,而是问“少”,为什么会少,少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所失去的是什么?


在我看来,“失去的女性”的背后,是女性及母性本性的缺失。意识到缺失便要努力去找回,这也正是我们心理分析团队,我们核心心理学与心灵花园志愿者的事业,一种自我救赎;参与汶川大地震救援的三川行思,参与玉树大地震救援的玉树临风,以及全国范围孤儿院的心灵花园,我都将其视为“自我救赎”。


报告结束时,我说,我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未能出生未曾生活过的孩子,我们所失去的女性;那些未能出生未曾生活过的孩子,依然活在我的梦中,活在我的内心。愿她们的魂魄,也能融入中国的灵魂;愿所发生的......也能有机会获得救赎。


"失去的女性"引起与会者诸多共鸣。大家纷纷回应,提问讨论与交流。尽管第一个提问我便未能回答(她是问"失去的女性"会否有基因水平的影响,如染色体X/Y之层面的变化),但我认为她的问题或许是一种深入研究的启发。许多提问者同时在表达各自的感受与鼓励。大会组织者Andrew Samuels给予热情评价。


IAAP第一届“心理分析与社会实践”(英国伦敦)大会上,我做了有关“中国面具的背后;文革创伤的心理分析”的主题报告(Behind the Mask of China)。有关录像也在此届大会播放。不管是“文革”还是“计生”,都是每个中国人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考验我们的诚实与良知,也考验我们的正直与勇气。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